2019年中国己助特价而沽货机行业市场即兴状及展开趋势人工智能技术赋能多元募化场景效力动

AMOLED屏幕和SLCD屏幕露示干用测试

新教:壹单位办公电话几天畅通,因拥有员工借套路贷被催债!488人就擒

2019年11月22日 15:36

“喂!你是谁呢?”“说谁呢?”“说你呢!”“哦!我叫大门海,大门的门,海上的海,叫我阿海就可以了。”大门海听有人问他的名字便说出了自己的姓名。(这个故事从俩个人的对话中说起,听我慢慢道来。) 
  话说在中国古代有一个荒落的小县城里,有个县老爷十分有钱。但他的为人不仅吝啬小气而且还十分霸道,县老爷在小县城上是有名的地头蛇,它不仅横行乡里还放高利贷,他放的高利贷,回回是收钱加倍,利滚利,如果有人家还不了钱,他就强抢民女拉去抵债…… 
  话说回来,大门海是何人物?大门海从小和母亲相依为命住在一起。但当他九岁那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县老爷的那伙抢到跑进了他们的家,抢钱杀人,当时大门海在河边抓鱼,准备晚饭时的菜……“娘,大丰收,我抓了不少鱼。”但当大门海进门时,顿时傻了眼。“娘!这是这么回事,家里怎么这么乱。”“儿,来这里。”“娘!”大门海失声痛哭。“儿,娘很快就不行了,记住了儿去灵唱城找你大哥剑平凡。”说完他娘就驾鹤西去了。“娘,娘,你不要死,不要死啊!娘” 
  处理好娘的后事。大门海决定了报仇。但现在必须先找到大哥剑平凡。于是大门海走出家乡小县城。来到了这里。这才有了以上的剧情。“那你呢?”“我是剑平凡。”“你是剑平凡!”“是!”“啊!大哥。”“你是?”“我是大第呀!阿海大弟。”“啊!大弟呀!”兄弟俩终于相识了,最后有什么样的事发生呢?请看《银庸小说全集之豪侠转》。

可爱的笑容是用蜂蜜做的。 
浪漫的爱情是用奶油做的, 
甜美的声音是用果汁做的。 
美丽的眼睛是用蛋糕做的, 
问曰:你是用什么做的呀?新教天高任鸟飞。 
 有志诚可嘉, 
 及时宜自强。 
 平静的湖面, 
 练不出精悍的水手;
 
 安逸的环境, 
 显不出时代的伟大。 
 一条大河能容纳无数溪涧的溪水;
 
 一座高山是千万吨土石垒成。 
 经历了人生的坎坷, 
 必过分悲愁, 
 因为在属于未来的星空里, 
 我们会找到自己的星群。 
 一个人不是为了活而生, 
 而是为了生而活。 
 我将扼住命运的咽喉,使他屈服。 
 春天播种, 
 夏天生长, 
 秋天收割, 
 冬天品尝。 
 好逸恶劳,千金也能吃光;
 
 勤劳勇敢,双手也值千金。 
 生命的多少,用时间计算;
 
 生命的价值,用贡献计算。

过去了,就忘掉吧, 
  那残酷的现实, 
  让人新碎的现实, 
  忘掉才以抚平伤口. 
  
  过去了,就忘掉吧, 
  那伤人的话语, 
  比刀子更加锋利的话语, 
  忘掉才可以拔掉刀子般的话语. 
  
  过去了,就忘掉吧, 
  那流血的伤口, 
  让人颤抖不已的伤口, 
  忘掉才可以愈合. 
 
  过去了,就忘掉吧, 
  那失去亲人的痛苦, 
  让眼泪干涸的痛苦, 
  忘掉才可以止痛. 
 
  过去了,就忘掉吧, 
  忘掉那一切一切; 
  过去了,就忘掉吧, 
  只有忘掉,才可以抚平伤口. 
 
 
 
                        (此诗送与nxwyr03)新教    胡同深处的大战武逍遥与离裳约见的地点在葫芦巷。从大街走到这个地方,要拐9个大弯,下5个小坡。之所以选择这个地方,是因为这里离小小网吧很近。武逍遥想见过离裳之后立即去小小网吧,李玉他们还在那儿等他。武逍遥来了有一段时间,他抱着腿坐在一个院子外的台阶上。虽然离约定的时间还差3分钟,他已经屁股底下长针了。有一款新的游戏今天头一天上网,在同学们口中都传神了,他很想在第一时间见识一下。过了好半天之后转弯处传来踢踏的脚步声,武逍遥想站起身来,但脚腕一阵疼痛让他没站起来。他生气地拍了自己的脚一下,这时离裳已经走到他面前。武逍遥揉着脚腕说:“你怎么就不拿出上学的劲头啊?”离裳“啊”了一声,不太明白地看着他。武逍遥没好气地说:“你每次来见我都迟到!上学从来不迟到。不是吗?”离裳苦笑了一下,然后说:“对不起!我……”“好了好了!”武逍遥的神色有些不耐烦。  
  “我还是要跟你说对不起!我……这一次,我让你失望了!”这次换武逍遥不明白地看着她了。武逍遥眯着眼问:“What?”离裳扭转着自己的衣角,好半天才说:“我……我今天没带钱,没办法借给你。你也知道,我妈妈去外地了,她走的时候给我的钱,我都给你了。我……我想向人家借,可是……”武逍遥坐在台阶上,长喘了一口气。他向离裳伸出右手。离裳又不明白了。武逍遥说:“你倒是把借据给我呀!”离裳忙摘下书包,在里面翻腾。可是,掏着掏着,离裳的汗下来了。借据不见了!武逍遥冷眼看着她,依然一动没动。离裳索性蹲下来,将书包里的东西都倒在地上,然后一件一件清点进书包。可是,还没有!离裳连后背都淌汗了。武逍遥皱皱眉问:“找不到了?”离裳嗯了一声,声音如蚊子般。武逍遥终于激动了。他从台阶上站起来,站到离裳眼前,问:“你交给老师了吧?” 
  离裳说:“没,没有!”“那你放哪儿了?”“我……我想不起来了……”“想不起来了?!”武逍遥的火一下由肚子里冲出,冲到脑门。那可是有关他尊严和脸面的重要品,离裳竟拿它当儿戏!原本,武逍遥今天心情特别好。他老爸刚过了一个难关,奖励给他10张大钞。他在这里等离裳,就是想向她要回那张借据,可……武逍遥强压住火,问:“你再想想,是不是放家里了,我现在可以跟你回家去取!”“我真的想不起来了。我记得我是放书包里了……”武逍遥:“你成心想耍我啊?”“你……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我要想耍你我现在就不来了。你以为你等着我我就一定会来吗?”可能是离裳这最后一句话把武逍遥惹火了。武逍遥气呼呼地说:“嗬,几天不见你还长本事了!钱还完我你就牛气起来了,是吗?”离裳冲动地接话说:“至少我什么都不欠你!萧见洪的事情我自己会承担。跟你无关!你愿意告诉谁就去告诉,我不怕!”离裳压抑在心底许久的怒火终于爆发了,她勇敢地站在武逍遥面前,用目光挑战着他。  
  武逍遥绝对没料到离裳敢用这种态度,狠狠地喘了两口气之后,他猛地一下将离裳的书包夺过来,说了一句“你有种!”便大力气地扔向胡同口。胡同口距离武逍遥和离裳站的位置并不远。离裳怒气冲冲地指着自己的书包说:“你给我捡回来,你听到没有!武逍遥,别人怕你,我不怕你!”“去你的吧!”武逍遥用力地一推离裳,离裳向后倒去。“喂!你住手!”一声暴喝传了过来。紧接着,武逍遥眼前一花,还未看清来人的模样,就咚的一声栽倒在地上。跌坐在地上的离裳本能地哆嗦了一下。她知道,是雨一来了。雨一一边去扶她一边关切地问:“摔伤了吗?”“雨一?”武逍遥这时已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站在雨一的身后,攥紧了拳头,冷冷地叫他的名字。雨一没理会他,只顾将离裳扶起来。这小子也太气人了!武逍遥蹿了起来……不过,还没等他的拳头捶过去,雨一的身上就已经挨了七八下。好在雨一身后不远处就是墙壁,他才不至于像武逍遥一样狼狈。 
 

新教:更好的期刊,更好的迷信——中国科技峰会·世界科技期刊论坛专家不雅概念荟萃

让冷漠看泪光多璀璨 
  可不可以不勇敢 
  让忧伤把青春弥漫 
  可不可以不勇敢 
  让无奈到风中感叹 
  可不可以不勇敢 
  让孤单成为习惯 
  可不可以不勇敢 
  让心痛变成承担 
  可不可以不勇敢 
  让幸福成为向往 
  可不可以不勇敢 
  让泪水混合汗水 
  青春更灿烂新教
太阳被压得扁扁的,脸都涨出了橘红色,它竭力地想往河水里钻,却被枫树和梧桐揪住了小辫子,硬是给拖住了。于是,太阳挣扎着,憋出了最后一抹余辉。 
 
树林里,枫叶赖在枝上,不肯离去,红红的,比太阳还要深些。然而,梧桐叶却落落大方,一点儿不留恋树枝,反而落了一地。远远地,出现两个小小的身影,都十岁左右吧。男孩拾起了一片梧桐叶,递给女孩说:“我要搬家了,以后不能常在一起玩儿了,这片叶子就做个纪念吧。”于是,女孩接过叶子,又小心翼翼摘了一片枫叶,她的脸跟枫叶一样红润。她递给男孩:“这枫叶就送给你吧,你看,它多么像一只张开的手啊,你看到它就会想到,是我又招着手找你一起去拾贝壳、捡树叶了。”一会儿,他俩手牵手,像小兔子一样蹦蹦跳跳地越来越远了,只留下一串清脆的笑声。风也忍俊不禁起来,树叶们也“沙沙”地笑了。 
 
你看那夕阳,好像不再挣扎了,它肯定知道,硬碰硬是绝斗不过众多枫树和梧桐的。于是,它趁刚才树叶们笑的那一刹,偷偷地向下溜了一大截。 
 
树林旁的小河边,缓缓走来一对母女。三十多岁的女儿推着轮椅,椅上坐着年迈的母亲。“唉,妈老了,走不动啦,不能为你们做事,还要你推着,给你们添麻烦啦!”母亲不好意思地说。“妈,哪能这么说呢?我们做子女的本应该孝敬父母嘛!”女儿说,“妈,您看,那夕阳多美,这风多清爽啊。以后呀,我每天黄昏都推您来这里,您看好不?”母亲欣慰地笑了,欣赏着那水上的大半截太阳。只见太阳温和多了,橘红色的光在泛起粼粼水波的河面上跳跃。有些淘气的光还跳到了母女的身上、脸上、头发上。 
 
枫树与梧桐感动了,站着一动不动,河水也平静了,收敛起一副淘气嘴脸,当然也就不露出似鱼鳞样闪闪的牙齿。太阳呢?陶醉啦!这会儿,也不忙着往水里钻了,周围都是暖和的、温馨的橘红色……

我喜爱, 
运动员直挺挺的身体。 
更喜爱, 
他们手中的气步枪。 
那枪, 
似乎富有灵魂。 
操纵着, 
运动员的成绩。 
那枪, 
又似运动员的导师。 
领导着运动员, 
创新!突破!超越! 
那“砰砰”的声音, 
震撼大地。 
那“砰砰”的声音, 
永远是最美的旋律!新教
 
太阳被压得扁扁的,脸都涨出了橘红色,它竭力地想往河水里钻,却被枫树和梧桐揪住了小辫子,硬是给拖住了。于是,太阳挣扎着,憋出了最后一抹余辉。 
 
树林里,枫叶赖在枝上,不肯离去,红红的,比太阳还要深些。然而,梧桐叶却落落大方,一点儿不留恋树枝,反而落了一地。远远地,出现两个小小的身影,都十岁左右吧。男孩拾起了一片梧桐叶,递给女孩说:“我要搬家了,以后不能常在一起玩儿了,这片叶子就做个纪念吧。”于是,女孩接过叶子,又小心翼翼摘了一片枫叶,她的脸跟枫叶一样红润。她递给男孩:“这枫叶就送给你吧,你看,它多么像一只张开的手啊,你看到它就会想到,是我又招着手找你一起去拾贝壳、捡树叶了。”一会儿,他俩手牵手,像小兔子一样蹦蹦跳跳地越来越远了,只留下一串清脆的笑声。风也忍俊不禁起来,树叶们也“沙沙”地笑了。 
 
你看那夕阳,好像不再挣扎了,它肯定知道,硬碰硬是绝斗不过众多枫树和梧桐的。于是,它趁刚才树叶们笑的那一刹,偷偷地向下溜了一大截。 
 
树林旁的小河边,缓缓走来一对母女。三十多岁的女儿推着轮椅,椅上坐着年迈的母亲。“唉,妈老了,走不动啦,不能为你们做事,还要你推着,给你们添麻烦啦!”母亲不好意思地说。“妈,哪能这么说呢?我们做子女的本应该孝敬父母嘛!”女儿说,“妈,您看,那夕阳多美,这风多清爽啊。以后呀,我每天黄昏都推您来这里,您看好不?”母亲欣慰地笑了,欣赏着那水上的大半截太阳。只见太阳温和多了,橘红色的光在泛起粼粼水波的河面上跳跃。有些淘气的光还跳到了母女的身上、脸上、头发上。 
 
枫树与梧桐感动了,站着一动不动,河水也平静了,收敛起一副淘气嘴脸,当然也就不露出似鱼鳞样闪闪的牙齿。太阳呢?陶醉啦!这会儿,也不忙着往水里钻了,周围都是暖和的、温馨的橘红色…… 

新教:旺村儿子修饰装潢哪家好-诚信经纪

前记:去年我买过一本画册,夏达的“游园惊梦”,里面关于“阿菁”的画,美而简略,我决定把它写成故事。只是这故事写得我有些哀愁有些累。一个故人,一把兰梳,曾经不珍惜,曾经的珍惜,记得也好,最好忘掉。 
  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早晨。 
  兰梳翻身起了床,睁大眼睛仔细地看着周围,依然没有任何改变。 
  她渴望睁开眼睛后,可以看到一派完全不同的场景,哪怕是闯进一个男人,或是屋子被盗了也好。不要总是素色的窗帘衬着半开未开的花,一台闺桌,几支毛笔,梳妆镜、油灯和几本书,偶尔可以听见架上鹦鹉的声音,不过极轻极轻,似一声叹息。 
日复一日,她就和丫鬟珠儿住在这里,外界的一切都和她无关,在这样的空间里,她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每天都只是今天而已。 
  兰梳叹了一声,她有一些支离破碎的记忆,却总下意识地感觉不真实。她记得自己坐在一张大床上,那不是女子精致绣房内的小床,也不是简陋破旧的平实人家的床,而是一张带有些男子豪放气味的夫妻床。她坐着小声而绝望地哭泣,一个十分有男子气概的男人急急地走来,关切地问侯,她哭累了,就倒在男人的怀里睡觉。男人就这样抱着她,坐到天明。 
  兰梳起来更衣,绿色的印花长裙露出内衬的百褶裙,颜色很素雅,但是她喜欢。兰梳穿上浅紫色的上衣,领口有几朵绯绿的鸢尾花蜿蜒地滋生着。大却不夸张的领摆嵌着珍珠,珍珠下密密地缀着粉黄的流苏。宽大的袖口露出浅蓝的内袖,袖上也有花,不过极淡罢了。 
  她记得自己是男人的妻子,她记得自己喜欢称男人“道长”,仿佛是戏谑男人对道教的喜爱,而男人总是宠溺地唤她“阿菁”。 
  兰梳对镜描眉,眉毛不多,是要浓描的。眼神有一丝飘忽,却不需要再添加什么了。樱唇仿佛有些冷,她用浅绛的口红遮掩苍白。 
  记忆里男人介绍她时,总是一本正经地说:“这是内子苏菁。”苏菁?阿菁?自己不是兰梳么?何来苏菁?珠儿一直唤她“夫人”,不过问珠儿,她也不知道兰梳的夫君是谁,那声“夫人”印在珠儿的记忆里,毫无理由地就会那样叫出来,奇怪的是兰梳从不惊异。兰梳想自己许是真嫁过人吧,夫君就是记忆里的男人,只是,只是彼此又离开了。 
  兰梳右手上是一对镶花镯,拂晓中泛着幽幽的寒光。她拿起一对湖绿的翡翠耳坠,缓缓地戴上,坠头是一朵野雏菊,整个坠子好重好重,沉甸甸的,牵着她的心也下坠。 
  兰梳不知道自己姓什么,珠儿也不晓得,因为苏菁,她自称苏兰梳。兰梳轻轻念着这个名字,只觉满口余香。 
兰梳望着镜里的自己,一身华贵又淡雅的装扮,头发倾泻而下,手插进发里,却很快地就滑落下来,发丝迅速地脱离了自己的控制,如同记忆里的幸福,不能一直握在手里。 
  兰梳记得自己和男人十分恩爱,那些记忆似乎被糖水泡过,浸入无边无际的甜蜜。兰梳也记得男人曾十分焦急地大吼着,她拼命靠近他,却越来越远,她的头发飘散开来,泪水随着发丝一起飞翔,她渐渐看不见男人,只看见空洞的黑暗,她哭泣着说:“要用一生等你吗……” 
  兰梳开始理头。她绾起头发,分成两股向两边梳去,用凤凰发夹夹住,顶端悬着细小的珠络,和上衣的流苏相映成趣。后面的高髻尖而圆润。她拿起五根攒珠簪,两根插在右边,三根插在左边,簪头的珠子里隐约可见几朵玉兰花。 
  记忆的末尾是男人呆坐在床前,握着自己的手道:“阿菁,是我不该,不该整日忙于公堂之事,不该不珍惜你,不该只留那一点时间给你,不该让你承受着那样多的孤独,可是现在,无论陪你多少个日日夜夜,都没有用了……”自己静静地躺在床上,头发上是一把玉兰花式镶珠的木梳,一动不动,很是安详。身旁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老爷,夫人殁了。人死不能复生,还请节哀顺变吧。 
  因为这样的记忆,兰梳每次都簪着玉兰花,即便窗外就有一株繁荣的大红色的山茶花。还会插着那把玉兰花式镶珠的木梳。她望着镜里的人儿,秀丽素雅,这样的美人,却是无人欣赏。 
  兰梳想,也许自己生了一场病,然后失忆了,只零散地记着一些,甚至连男人的名字都忘了,而珠儿从小伏侍自己,为自己的病整日操心,劳累过度也失忆了,只记得喊我“夫人”了。 
  也……只有这样的解释了吧,兰梳想。 
  帘子被卷开,珠儿稚气的声音响起:“夫人,夫人。” 
  “唔?”兰梳依然坐在镜前不动。 
  “夫人,外头有位道长求见。” 
  鹦鹉轻轻地“咕”了一声。 
  “道长?珠儿越大越不知礼了,我一个独居妇人,怎好出去见一道长!” 
  “珠儿不敢,只是那道人说有要紧事,不敢耽搁,珠儿才斗胆进来回传的。” 
  兰梳敛眉想:道长?自己不是戏谑地称记忆里的男人为道长么? 
  “罢了,带他去前厅吧,我就来。” 
  “是,夫人。”珠儿放下帘子,出去了。 
  兰梳慢慢踱到前厅,看到的只是道长的背影,不过,像极了一个人。 
道长似乎察觉到了兰梳的到来,缓缓转过身来。兰梳忙垂首道:“妾名苏菁,怠慢了道长,敬请包涵。” 
  苏菁?自己居然会脱口而出这个名字?为什么当着这个道长的面自己会这样的……魂不守舍? 
  说完话兰梳抬起头,却差些跌倒,道长……不,是记忆里的男人,她的相公…… 
见男人不语,兰梳的扇子不自觉地抵在下巴上,轻声道:“这位道长好生面熟,我们可曾见过?”兰梳不知为什么开始慌乱,汗也流了下来,如同晶莹的珍珠挂在她完美无缺的脸上。 
  男人盯着兰梳,微微闭了目,道:“不敢叨扰。贫道这次来,只为取回内人一日常物件。” 
  内人?他的内人不应该是我么?兰梳疑惑着,不知该如何回答,只盯着男人看——他比记忆里的男人清瘦了些,但记忆里男人不过是痴心道教,从不曾自称“贫道”。 
  这样良久,兰梳轻启朱唇:“道长说笑了,我与尊夫人素昧平生,怎会有尊夫人的物件。敢问……道长所取何物?” 
  男人抬起头来看着兰梳,珠儿已将纱窗推开,窗外的柳条轻舞,柳叶轻飘,一片绿色在风的推动下时淡时浓,看不分明。也有些柳絮飞进,在院里随意地流连着。 
男人伸出修长而白皙的手,轻声道:“已经够了,给我吧。” 
  兰梳的记忆仿佛被男人点醒,一下子无比的清晰起来,身子不觉往后一沉,一支花瓶倾倒碎裂,瓷片很好听地跳起又落下。 
  兰梳无力地倚在石阶上,捂着脸哭泣:原来,原来如此……原来这漫长的思念和那些甜蜜的回忆都是真的,只是当他站在眼前的时候,才发现,却和我无关…… 
  兰梳的头发顺着风飘舞,如同记忆里的那一次。头上所有的头饰全部散落,只有那把木梳依然插着。 
  兰梳惨白的笑容浮现在秀发里面:我早该明白的,什么兰梳珠儿,不过是那把玉兰花式镶珠的木梳罢了,我一直在替阿菁等他、思念他。兰梳苍白地笑了笑,我根本不是苏菁,那些记忆是真实的,可我却不是记忆里的女人。这大千世界,居然真有梳子精,而且,居然就是我…… 
  道长走过来,从兰梳的头上轻轻拿下了玉兰木梳,梳子渐渐地远了起来,兰梳渐渐地变软变轻柔。 
  端着茶走来的珠儿看见兰梳无力的样子,大叫一声,手里的托盘掉下来,发出清脆而悠扬的响声。 
  珠儿一对清澈得如同珍珠的眼睛慢慢暗淡。 
  道长撇下堂里的二人,自顾坐在柳絮拂身的院落里,盯着那把木梳,良久闭目道:“物犹多情,人已无踪,阿菁……”新教刚出生时我还在哇哇大哭。 
  我拉着两个人的手一步步走。 
  左手有爱 ,右手有情。 
  满月的时候我哭的不厉害了。 
  我看着两个人一个在左,一个在右。 
  左边有关怀,右边有幸福。 
  一两岁的时候我会说话了。 
  叽叽喳喳,有两个人在听我说话。 
  左边的有爱心,右边的有耐心。 
  我上学了我学到了知识。 
  回到家我把今天学的讲给两个人听。 
  左边的会珍惜,右边的懂得倾听。 
  上了初中,高中,大学…。 
  我渐渐的会了珍惜,得到了两个人的喜爱。 
  左边的牵着我的左手,右边的牵着我的右手。 
  结婚了,我有了孩子。 
  看着他一天一天的长大我欣慰了很多。 
  他拉着我的左手我温暖了许多。 
  拉着我的右手我有一种快乐。 
  到老了我走路慢了,眼也花了。 
  有两个人一个在左,一个再右。 
  左边的拉着我的左手,右边的拉着我的右手。 
  仿佛我又回想起了大学的时光。 
  安慰我,我会始终向着你走!

新教:女性不想变老,无妨多吃以下食物,打扮养颜,畅通肠润便,试试看

乌龟和兔子第二次赛跑 
话说乌龟与兔子的第一次赛跑,兔子由于骄傲而输给了乌龟。兔子不负气,森林里的动物们也觉得乌龟胜得太侥幸,于是决定再举行一次龟兔赛跑。 
  第二次赛跑决定在森林里的翡翠湖边进行,起点是从湖边的花草地到湖对岸的桃花山。狭长的翡翠湖碧波荡漾,就象镶嵌在森林里的一颗美丽的宝石。那天森林里的动物们都早早的来到了翡翠湖边,大家对这次的比赛议论纷纷,一致认为这次乌龟输定了,因为兔子一定会吸取上次的教训。似乎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比赛。 
  比赛终于开始啦。哨声刚响,兔子便象离玄的箭射了出去。兔子边跑边想:“哼,这次你这只乌龟死定了。”而乌龟依旧慢腾腾的向前爬去,真是急死人啦,好象天塌下来它都无所谓似的,它以为那笨重的龟壳可以把天也顶住,但一会儿兔子就消失在莽莽的森林中。森林中的动物喊着:乌龟加油,乌龟必胜!喊声响彻云霄。乌龟不慌不忙的昂起头,向四边看了看,看不到兔子的影子,摇了摇它那圆圆的脑袋,然后扑通一声跳进了湖里。蹲在树上的小松鼠吓的尖叫起来:“啊,乌龟一定是以为跑不过兔子输了没脸面,跳水自尽啦。”旁边的大乌鸦乐得哇哇大叫:“傻小子,傻小子,乌龟会游泳。”如鱼得水的乌龟与在岸上判若两人,它的四只腿立刻变成了四只船桨,整个身体犹如一艘乘风破浪的船儿,坚定不移的向着目标-桃花山前进,前进。再说兔子,边跑边回头看了一下,根本就不见乌龟的影子,便不断的告戒自己:“看来这次我是胜定了,但我一定不要骄傲,我一定不要睡觉。我还要努力努力再努力,我一定要报仇,我要让全森林都知道我兔子是最棒的。”兔子不由的加快了脚步。 
  其实从水中过去是很近的,大概可以比沿湖边跑近一大半,所以乌龟很快就游到了对岸的桃花山下。当兔子气喘吁吁的跑到终点的时候,就看见乌龟抱着奖杯稳稳的坐在领奖台上,脸上洋溢着憨厚的笑容。兔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使劲儿揉了揉它那血红的眼睛,当它看那确实是乌龟后,便大叫一声,然后跑到哪里去了。 
  森林的记者采访了乌龟,乌龟认为自己之所以能取胜是因为爱读书和爱思考,熟知书中所说的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人无完人,取长补短。 
现在乌龟是在全森林最出名啦,这是因为它的努力和勇敢战胜了兔子才有今天。 
乌龟和兔子第二次赛跑 
话说乌龟与兔子的第一次赛跑,兔子由于骄傲而输给了乌龟。兔子不负气,森林里的动物们也觉得乌龟胜得太侥幸,于是决定再举行一次龟兔赛跑。 
  第二次赛跑决定在森林里的翡翠湖边进行,起点是从湖边的花草地到湖对岸的桃花山。狭长的翡翠湖碧波荡漾,就象镶嵌在森林里的一颗美丽的宝石。那天森林里的动物们都早早的来到了翡翠湖边,大家对这次的比赛议论纷纷,一致认为这次乌龟输定了,因为兔子一定会吸取上次的教训。似乎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比赛。 
  比赛终于开始啦。哨声刚响,兔子便象离玄的箭射了出去。兔子边跑边想:“哼,这次你这只乌龟死定了。”而乌龟依旧慢腾腾的向前爬去,真是急死人啦,好象天塌下来它都无所谓似的,它以为那笨重的龟壳可以把天也顶住,但一会儿兔子就消失在莽莽的森林中。森林中的动物喊着:乌龟加油,乌龟必胜!喊声响彻云霄。乌龟不慌不忙的昂起头,向四边看了看,看不到兔子的影子,摇了摇它那圆圆的脑袋,然后扑通一声跳进了湖里。蹲在树上的小松鼠吓的尖叫起来:“啊,乌龟一定是以为跑不过兔子输了没脸面,跳水自尽啦。”旁边的大乌鸦乐得哇哇大叫:“傻小子,傻小子,乌龟会游泳。”如鱼得水的乌龟与在岸上判若两人,它的四只腿立刻变成了四只船桨,整个身体犹如一艘乘风破浪的船儿,坚定不移的向着目标-桃花山前进,前进。再说兔子,边跑边回头看了一下,根本就不见乌龟的影子,便不断的告戒自己:“看来这次我是胜定了,但我一定不要骄傲,我一定不要睡觉。我还要努力努力再努力,我一定要报仇,我要让全森林都知道我兔子是最棒的。”兔子不由的加快了脚步。 
  其实从水中过去是很近的,大概可以比沿湖边跑近一大半,所以乌龟很快就游到了对岸的桃花山下。当兔子气喘吁吁的跑到终点的时候,就看见乌龟抱着奖杯稳稳的坐在领奖台上,脸上洋溢着憨厚的笑容。兔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使劲儿揉了揉它那血红的眼睛,当它看那确实是乌龟后,便大叫一声,然后跑到哪里去了。 
  森林的记者采访了乌龟,乌龟认为自己之所以能取胜是因为爱读书和爱思考,熟知书中所说的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人无完人,取长补短。 
现在乌龟是在全森林最出名啦,这是因为它的努力和勇敢战胜了兔子才有今天。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香港吴哥窟普吉岛己内行攻微&游&留影,脸上长斑的妹儿子的福音到来咯~做好此雕刻几点肃清黑斑在话在!,欧曼EST新品:560马力、2600扭矩、油耗低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